用十倍苦心做独特一个

[把甜记入骨血]

当旅行路过不知名但美味到难忘惊喜的甜品店时,不能光顾着吃,至少得把店名记下来;店名记下来也不够,还得多买一些,一路吃,回家吃,吃到那个甜味已经存储在血液里。

熠熠星,往来皆过客,挥别笑留名;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人生就是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地奔跑着,双脚踩在炙热的火炭上面。在跑道中间只有几处清凉的落脚点被看作是幸福的地点。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奔跑,总期望或许确实能碰到那清凉的地方,获得片刻的幸福的感觉,然而人们最终还是倒毙在炭火中。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


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


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我们好象住在异国的人。对于这个国家的语言懂得非常少,虽然我们有各种美妙的、深奥的事情要说,却只能局限于会话手册上那几句陈腐、平庸的话。


我们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思想,而我们能说的只不过是象“园丁的姑母有一把伞在屋子里”这类话。


——《月亮与六便士》

落得个大地白茫茫真干净

2017再见😃明早醒来,手中又是全新的365个游戏币😏

我不见万古英雄曾拔剑,铁笛高吹龙夜吟。我不见千载胭脂泪色绯,刺得龙血画眉红。

心事浩渺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冯小刚的小时代


这是属于冯小刚的《小时代》,和郭敬明的本质不同是,一个是真正经历过,一个只是虚想。

《芳华》的确不是大多数那个年代的人的芳华,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比芳华中一些凄惨的桥段要惨的多得多,同时快乐也比银幕中的他们少的多得多。

冯小刚如果还在那二十岁年纪的芳华,应该会在幕终腾空高高跃起。点一把火烧亮些什么东西,或匡扶些什么东西。比如烧掉铺天而下的黑幕;比如撑住刘峰,说操你*的,刘峰我罩着的。尔后转身骂刘峰:你**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呢啊!愣头青!

但他没有,他只是把点点火星放在银幕上,等人在幕前把它短暂吹燃,再一出影院就熄散。

一轮回四季,一春一夏一秋冬,一霜一雪无尽风。缺的从来都不是一场大火...

1 / 9

© 江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