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十倍苦心做独特一个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小学的时候刚接触象棋,爸爸教我们玩。那时候我们一摆盘就是小半天,下的酣畅淋漓。
和爸爸下棋时,小孩心性,经常遇到一招妙手棋会雀跃地难得自以。
爸爸大部分时候会挥手搬回局势。
就问:为什么你就好像能看到我要下哪似的?
他就笑,告诉我:下棋要至少多想下三步。不能想到哪下到哪。
那时偶尔会赢,赢得时候就很开心。后来知道开始大多是爸爸这个老师的难得糊涂。
疯迷上象棋那时,一整个暑假和表哥就做两件事:清晨削土豆,然后下棋,下棋,下棋。我们俩水平永远相当,落子啪啪,从不深虑很过瘾。
后来知道隔壁台球厅老板也会下棋,有过几次我们去找他玩。
他显得高深莫测,无论我们怎么落子都逃不出他的算计圈。
一次没赢过,是的。
再后来很少有人和他下棋,因为他太精,太聪明,每一步都想很远,落子前想很久。

看的太清,从不给别人赢得机会。

说到这老板,那时候我们开始学着打台球。
三男一女,矮矮地个子拿球尾部杆捅球。
玩熟练以后,亲戚家开了台球场,偶尔陪来客玩玩。
年少爱求胜,台球和象棋类似,技术水平想当时也要算计。我们那叫硬杆软杆。
我哥是典型的两者兼具,平时和我们玩时,大家都啪啪地击球。
胜负五五,酣畅淋漓。
后来有高手来,他们打柔杆,小心得计算白球下一杆的最佳停位,集中精神地控制击杆力度。

一局时间不长也不短,输得人累,赢得人表情也是疲惫。

少年心性总是太多委屈,可说出来也没人听。

最大的痛苦不是伤害,而是理解伤害的缘由,理解了一切,甚至劝慰自己去求和。

却是那么奢求,那么奢求有个人理解你。

没人理解,就好想你都坐在了那个台球老板的位置,看到对面的孩子下了好多步臭手棋。你决定说服了自己让一让。

可对面坐着的也是台球老板,他从来,从来没想过让孩子赢。

评论
热度 ( 6 )

© 江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