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十倍苦心做独特一个

《MOUSE DOG》



我的鼠标坏了,雷柏3500P;
在我的潜意识中,是越来越觉得它是不会坏的,它应该越来越像是一只小强或者是一条饱经磨难而不死的老狗;
在跟着我的日子里,我的确没有珍惜它,电子产品本身就是易耗品,铁打的孙传江,流水的它们;

台式机,笔记本,平板,手机,听歌的,存储的,nook kindle 键盘,鼠标,耳机;

其中被摔过最多回的就是这只鼠标;

其他大多数掉落到地上的设备:

手机,几次就碎屏了,存了很多资料的移动硬盘一次就直接的损坏了,笔记本摔花屏,机械键盘被敲到失灵,薄膜键盘被敲到弹不起来,从芜湖带到上海的显示器被丢进垃圾桶;

那些设备都是有生命值的,几次消耗就挂了;唯有它始终活着,一路起起跌跌地伏在我手下,啪嗒啪嗒,单击双击;

我用它办公,偶尔用它充当换页笔,残虐它的滚珠,用力按着拖来拖去,手感很好,遇到烦躁处喜欢把鼠标向桌面平拍,然后起身倒水;

经常搬着笔记本跑来跑去,它就趴在很滑的鼠标垫上,在我起身的时候掉在地上,在我走在路途中的时候掉在地上,在我低身要坐在沙发上时掉在地上;

我从一开始几次觉得它这次肯定坏了,一直到后来淡定的先坐下来,然后捡起它的几块零件,在客户惊讶的眼神中咔咔地把它们组合在一块,继续操作PPT,然后和客户破冰:‘你看,选择装修公司就像买东西一样,外表华丽的东西内里如何得看良心,你看这鼠标,换个小品牌不说摔一下,摔十次只能寿终正寝了’;

它后来陆续被摔丢了开关键、摔断了连接处的卡扣,摔掉了里面的很多黑色塑料支柱,也摔折了开启上盖的按钮;

但它一直坚挺着顽强着,像一只打不死,打不跑的老狗,虔诚服役着;

我一直都知道把它放在笔记本鼠标垫上托着笔记本向外走它会掉下来,但我就是不改,我觉得它是不会死的,它再怎么掉下去,再怎么七零八落;

只要我把它捡起来,只要把它拼起来,它就能继续工作;

它内部所有易断的地方已全断,除了哪天三大件都摔到无法贴在一块,我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它会死的,它怎么会死,它可是命硬的MOUSE DOG;


今天早晨我又把它放在笔记本上,托着先去A部门,出来后把它随手丢在桌台;

“啪嗒”

它掉在了地上;

看都不看它一眼,先去B部门沟通了两句话;

然后出来,把它几个零件捡起来,去VIP室;

坐下后开始拼凑它;

同事说:你这肯定坏了吧;

我没咋回答,组装完毕后平常的右击,一切正常;

然后开始敲锁屏密码,准备晃动鼠标;

指针没有移动;

以为是错觉,拔了重插接收器;

指针没有移动;

换用笔记本触摸板;

指针开始移动;

我愣了一下,把它翻过来,看他的激光传感器,开始意识到:

是这里坏了,这一次不是四肢的伤害,已经超出了我能粗暴把它拼回来的范畴;

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瞎了;

人性化说来,它可能是哭瞎的,毕竟跟了这样一个不珍惜的主人,到他战死本城,才给他寥寥几句假惺惺的缅怀;

更悲哀的是在这缅怀之前,他已经快速地又下单了一只新的鼠标,和他同型号,同颜色;

它不高昂,不独一,随时可以取代,程序逻辑只能不断的在一个方寸大的鼠标垫上移动来回,只能单击双击,滚珠周复往来;


它没有被设定接受这么多次的摔落撞击,但它也还是一边诚恳工作,一边挺了这么多次过来;

只是很可惜;


每一回从跌落中挣扎醒来,都还是没有得到珍爱;

可怜的  MOUSE DOG;




评论
热度 ( 1 )

© 江来 | Powered by LOFTER